首页 国外旅游正文

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admin 国外旅游 2020-09-12 05:27:53 10 0
原标题: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9月8日上午,

“我们不生产水,

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的

钟睒睒迎来高光时刻。

一则“农夫山泉创始人

钟睒睒成中国新首富”的新闻登上热搜。

岂料,

首富只当了半个小时,

再次跌落“c位”。

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这一下可是愁坏了媒体人,

大家已不知该怎么给钟老板定位:

中国新首富,中国前首富,中国第三富豪……

钟睒睒,是农夫山泉的创始人,

也是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的创办人。

1988年—1996年,

海南,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

“朋友圈”

1954年,钟睒睒出生在浙江诸暨,小学还没毕业的他就被迫辍学,去做苦力工,期间他搬过砖,做过泥瓦工,干过木工。

展开全文

1977年恢复高考,钟睒睒两次高考都没成功,最后去了电大学习。

1984年,有消息称,刚刚毕业的钟睒睒在备考《浙江日报》时,结识了一名正在进行人生第三次高考的考生马云。那时候,他和马云一同租住在浙江文联的宿舍。他住楼上,马云住楼下。境遇相似的两人很快相识,在一顿抱团勉励之后决定为人生奋力一搏。听到钟睒睒考上了记者的消息,给马云增加了信心。这次,马云虽然距离本科线还差5分,但被杭州师范学院英语专业本科降分录取,最终圆了大学梦。

马云在读大学时,钟睒睒在浙江日报社农村部当一线记者,5年跑遍了浙江80多个县市,采访了500多名企业家。可以说,记者生涯不仅开阔了眼界,也给钟睒睒积累了很多资源,甚至后来的创业伙伴,也是在早年的采访中所认识。这就是钟睒睒至今仍声称怀有“浙江日报情结”。

“1988”

1988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涌现了“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壮观场面。

这一年,海南正在筹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一纸调令,让冯仑顶着自己“常务副所长”的名头开始了海南征程……

这一年,辞掉了石油部管道局经济改革研究室工作的潘石屹,变卖了全部家当,南下深圳。1989年夏天,潘石屹踏上了炎热的海南岛,黑发浓密,意气风发。他与四川绵阳人李勇加入了闯海人的行列。他们每个人的财产,是在深圳打工攒下的1000多元钱。

这一年,在复旦大学哲学系读书的郭广昌,和12名同学骑自行车沿着数千公里黄金海岸搞调研,从海口一路骑行到三亚,而这段骑行经历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这一年,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39岁、原海航董事长陈峰35岁……

来到海南的钟睒睒,满腔热血。 最初,钟睒睒准备创办一家报纸,但在当时报纸刊号是私人无法涉足的禁区。

接着,种蘑菇成为钟睒睒在海南最早的创业项目,这还得益于他在浙江日报农村部积累的人脉。但很快这个项目败光了钟睒睒所有的投资。因为海南早晚湿润,中午特别干燥,“蘑菇的嫩尖刚抽出来,一个中午就马上干枯。”种下去的蘑菇,根本无法存活。

钟睒睒不得已又去大街上摆地摊、卖窗帘等。至今仍有人称他是在海南靠卖窗帘起家。

当时的海口,满街都是三轮车,商店门口放着自备的柴油发电机。海口市中心的三角池,晚上数不清的外地人操着各处方言,拉着吉他手风琴,摆“人才食摊”。中午他们则聚拢在某个政府机关的食堂吃几毛钱一份的“人才饭”。

“掘金龟鳖”

1990年,娃哈哈已经在宗庆后的带领下由杭州的一家校办企业经销部发展成为产值过亿的大企业。1年后,宗庆后又“小鱼吃大鱼”,兼并了杭州罐头食品厂,并成立杭州娃哈哈集团,钟睒睒和宗庆后的“爱恨纠葛”也从此开始。

钟睒睒看准了娃哈哈的品牌,千里迢迢地从海南返回杭州申请代理。

出于老乡情谊和开拓新市场的考虑,宗庆后给了钟睒睒海南销售的优惠价,并一起把广西的代理打包给了他。 钟睒睒成为了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两个省份的总经销商。

钟睒睒发现娃哈哈在广东的口碑不错,市场价也远远高于广西和海南,于是打起了“倒卖”的主意,悄悄将低价拿到的娃哈哈口服液从计划投放的海南转移到广东湛江高价销售,从中赚取差价。这么明目张胆的“窜货”自然瞒不住宗庆后,当即宣布取消钟睒睒的代理商资格。

钟睒睒无话可说。

“要挣钱,到海南,要发财,炒楼花”,这是九十年代海南淘金者的口头禅。

钟睒睒不走寻常路,选择了走进当时大热的保健品市场。应邀参加一位海南朋友的宴席上,钟睒睒发现当地人喜欢喝一种由龟和鳖熬制的大补汤。他想,将其制成便于运输的药丸,商机无限。

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1993年10月,钟睒睒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他聘请了三名中医药大学的专家,花了8个月的时间,研制出了“养生堂鱼鳖丸”。“以天然龟鳖为原料,根据中医传统理论配伍。用现代超低温冷冻结技术,在零下196摄氏度下使全龟全鳖脆化成微粉”的“养生堂龟鳖丸”一经推出,市场反应良好,使海南养生堂在上世纪90年代崛起的众多保健品品牌中占得一席之地。一年时间,“养生堂龟鳖丸”就走出了海南,卖到了全国,让钟睒睒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0万。

也在这一年,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刺破了海南地产泡沫和股市泡沫,成为海南岛最深的伤痛。直到2000年以后,才恢复元气。

随着养生堂声名远扬,钟睒睒又推出了“朵而”“清嘴”“母亲牛肉棒”等品牌和产品,产业横跨了保健品、食品、饮料和药品四大板块。

1994年,为了更好地进行养生堂药品、保健食品、饮料等旗下产品的销售,钟睒睒在如今的国贸北路德派斯大厦创立了海南养生堂销售有限公司。

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如今时间已过去26年,销售公司在天眼查中显示早在2004年就已注销,当年的德派斯大厦工作人员也早已换了一批又一批,过去的保安亭也早已荒废。9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国贸北路18号的德派斯大厦,正在值班的保安来到这儿才两年,但前些年却曾到此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在他模糊的记忆中,似乎对养生堂有着零星的印象:“那个时候常常有很多老人过来这边,说是可以免费领药,然后聚在楼下聊天,现在都空完啦!”

曾经风光无两的D-701,如今迎来了新的主人,而大厦的物业也是一问三不知,“我2012年就来了,没听说过这个公司。”

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水王之争

时光倒回1996年9月,当时42岁的钟睒睒拿着“养生堂龟鳖丸”赚来的钱在千岛湖创建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农夫山泉前身),推出了“有点甜”的农夫山泉。

此后“农夫山泉有点甜”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广告语,响彻大江南北。一直以来,钟睒睒都把自己定义为一名广告人,“我做企业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广告创意!”

钟睒睒不参加企业家协会,绝少企业家朋友,报纸上,也几乎没有个人的报道。他对自己的孤傲和自负毫不掩饰:“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

农夫山泉披露的招股书中,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来小小的矿泉水这么赚钱。数据显示,农夫山泉2019年营业收入为240.21亿元,净利润49.54亿元。

老派食品巨头康师傅2019年报收356亿,可净利润只有9.46亿元,远远不及农夫山泉。

与此同时,曾经在中国瓶装水市场风头无二的娃哈哈业绩下滑严重,难觅往日的辉煌。2019年,娃哈哈营收529.1亿元,增长率-6.5%,相比巅峰时期下滑200多亿。

9月8日,农夫山泉挂牌上市。当日上午9点半开盘后农夫山泉涨85.12%,报39.8港元/股,总市值达4453亿港元。

虽然只做了半小时中国首富,但毕竟也是中国首富,至此, 钟睒睒成为荣登过中国首富宝座的第四位浙江富豪。其他三位分别是:网易的丁磊,娃哈哈的宗庆后,阿里巴巴的马云。有意思的是,这4位首富分别是40后、50后、60后、70后。

虽然媒体热炒、网友热议,但农夫山泉似乎依然坚持一贯的低调,没有上市敲钟、没有线上庆祝,甚至连自家官网、公众号、微博和抖音都没有相关的信息。而远在海南的“亲戚”——海南养生堂有限公司,更是悄无声息。

半小时的中国首富:“中国水王”海南岁月

9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海口金牛路6号的海南养生堂有限公司。周围绿荫环绕,厚重结实的建筑虽在闹市,却十分安静。登记拜访处的保安看起来十分年轻,似乎对公司辉煌的过往不甚了解,但提起公司产业却十分自豪,“现在外面那些随处可见的养生堂大药房,许多叫得出名字的保健品,都是我们的。”

农夫山泉有点甜。海南自贸港很火热。

商报全媒体 椰网/海拔资讯APP记者 鲁启兰

编辑:陈碧玉 谢庆培

审核:吴彦莹

监制:张慧莹

版权声明:国际旅游岛商报全媒体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版权作品,欢迎转发,但非经本报书面授权同意,严禁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或改编、引用等,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海南中国杭州1954年1988年浙江大学梦海口中午人生农夫山泉娃哈哈宗庆养生堂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