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腐优选正文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admin 豆腐优选 2020-09-12 05:33:31 9 0
原标题: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你是否也向往这样的生活?

清脆的鸟鸣声催促着起床,伸一伸懒腰,望一望外面早已绽放得绚丽的花。

卷着泥土香气的小路,虽然难走,但新鲜的空气足够让头脑更加清醒,野花的清香袅绕在身边,怎么也不肯离去。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李子柒视频截图

白天的“任务”,无非是对自己种下的瓜果蔬菜花些心思,再用它们让自己饱餐一顿。

眨眼,星辰换掉了白昼,成为主角,蛙叫声像开了扩音,还带点旋律。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李子柒视频截图

蓝天,白云,虫鸣,绿荫,河流,瓜果,星辰,在追求速度的世界里,慢下来才是最不容易的事。

于是,越来越多人,寄情山水、归隐田居。

展开全文

- 1-

入世游走自如,出世怡然自若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自古以来,终南山这个自带仙气的地方,吸引了无数神仙奇人。

不仅因为这里是道教的发源地,其山上盛产名贵草药,更是为这里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景色清幽,杳无人烟,也便理解了为什么这里格外受隐居人士青睐。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800前年,终南山隐居着一位绝代女子,她是金庸笔下的小龙女。

800年后的今天,终南山上重现小龙女。

“当这座山脉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好像它就在这里等我一般,等我来与它相遇。”

这是七年前,祥子对终南山的第一印象。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当时的她,是一名走南闯北的摄影师,渴望在挤破头的北京扎下跟。

2013年一次与朋友普通的游玩,却让她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地方。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你走吧,我要留下来。”只对朋友留下一句话,转身扎进山林。

自此,她过上最原始的生活。

住的是租来的茅草屋,几番修补下来,不算有多雅致,但也算有了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吃的是自己耕种的菜,没有饕餮盛宴,清汤煮面加上几根青菜,就算是一顿正经饭。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没有水,每天要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去附近村头打水。

没有电,就用蜡烛和太阳能代替。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这样的生活质量,显然和以前的生活毫无可比性。

但是她觉得能求得内心的一份雅兴,这才是更加难得的事情。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闲来无事,就拿起相机记录身边的小确幸。

可能是登上了那座最高的山。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可能是学会了一首完整的曲。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她将人们幻想中的隐居生活,变成看得见的美好。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或许就是对她的生活最精准的诠释,不少人慕名而来,可真到了那个地方,才明白一个道理:

“小龙女”并不好当,也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小龙女”。

- 2 -

孤注一掷的“隐士”

祥子说:“人人羡慕的山居生活也不能与世隔绝,我也需要有收入来支撑想要的生活。”

虽然搬去了山里,但是还是靠着摄影这项老本行,维持现在追求的生活。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给来游玩的人拍照,提供一次做隐居者的机遇。

这是她能在这里生活下去的支柱,不然你以为太阳能是从何而来?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可,有人看到了她自在的灵魂,却没看全这个美好又现实的故事。

“别人可以吃的苦,为什么我不行?”

慢慢的,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隐居生活,让越来越多人受到启发。

辞掉工作,隐居终南山,开始了她们的修行。

小楠是曾经轰动一时的“辞职隐居终南山”的主角。 作为一个普通的城市白领,身上的压力,无需多言。

为了逃离喧嚣的繁华都市,她选择来到终南山隐居。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起初,房屋的翻修凭借自己的一些积蓄,还负担得起。

到后来,来终南山隐居的人越来越多。

这座小庙容不下这么多“僧人”,于是就有了“优胜略汰”的机制。

小小茅屋,从一年400元的租金,涨到一年30000元,翻了数十倍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瞅着手里只出不进的积蓄,小楠被“淘汰”了。

为了活下去,只能还俗,回到城市做回那个社畜。

看到了吗?没有两把刷子,连隐居的资格都没有。

真正的隐居,是需要头脑的。

- 3-

为钱红了眼的“隐士”

前几年,有句话特别火: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于是,城市里的那些“套路”,就被一些“假隐士”带回了农村。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据说,来终南山隐居的人加起来不少于30000人。

这在为钱红了眼的人眼中,是偌大的一个商机。

他们在山里开“民宿”(毛坯房罢了),一年房租涨到几万元不等。

他们运营一些所谓的“修士学校”,传授一些不靠谱的经验,以此牟利。

通过以修道为口号,来骗取急于避世的人的钱。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原本修道成仙的圣地,如今不知道仙气还在不在,却多了那么点铜臭味

原来是没钱的来这里修行,现在变成来这里修行的没钱不行。

如今,假隐士越来越多,都是各怀鬼胎。

- 4-

求得避风港的“隐士”

诗和远方,不是只有仙雾缭绕的仙境。

满地泥泞才是最真实的原始。

走进终南山,你会发现,这里和脑海中仙境模样,大相径庭。

饱餐一顿?现实是,大多人都裹不饱腹。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 隐居人士的灶台

一庭一院?现实是,很多人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法满足。

好一点的,有个简陋的房子。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差一点的,住在山洞也不见怪。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在高山上垦荒,显然是山外人未曾想到的隐居真相。

那些苦于世俗纷扰的人,单凭自己的片面了解,和过于乐观的想法,背起行囊进了山。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 不愿意走近社会的大学生

20出头的小黄,因为厌学成绩下滑,在看到隐居终南山的报道,毅然来到这里,过上了无所事事的“理想生活”。没有经济来源,吃住全部靠社会上的好心人资助。

问起在这里生活了一阵子的想法,他说: “我因为迷惘而上山,但是上山那么久,我依旧迷惘。”

● 在城市生活一辈子的老人

刘阿姨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再加上对城市雾霾的不适,她再三纠结最后选择隐居深山。

但这里的生活,一开始让她特别吃不消,山里昼夜温差大,冬天的时候能达到零下20℃,再加上吃住跟以前有很大差异, 接受这里的生活,她用了半年多的时间。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一年冬天,终南山迎来大雪天。

因为天气原因,整个山被彻底封锁,山上的人,有的因为没有食物来源下山,有的人受不了寒冷下山......

洗刷一个真假隐士的真正面目,一场大雪就够了。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现象不代表全部,但是山中居住的人,一部分是真的隐士,另一部分只是选择了一种清闲的生活而已。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修行,不单单是身体的修行,内心的修行更为重要。

若是只把它当做是一处短暂避风港,那么,走进哪座山都是徒劳的。

终南生活南山姑娘地方李子柒小龙女城市人人祥子终南山隐士小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