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旅游国内游记正文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豆腐旅游网 国内游记 2021-02-18 05:35:25 6 0
原标题:[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清晨阳光照射下的乔戈里峰/K2峰顶峰

照片提供:Jon Kedrowski

乔戈里峰/K2峰近日的冬季探险活动在登山历史上书写下全新的篇章。最终,一支登山队伍在隆冬时节站在山峰顶端。但是,这并非此次探险活动期间绝无仅有的第一。我们见证了山峰上史无前例人数的登山者,其中很多此前甚至没有把这项登山活动视作是终极挑战。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一次商业探险机会。其他人则在寻求一种登顶策略,让三支团队整合成为一支队伍,以国家成就的名义取得突破。他们的冲顶尝试完美无瑕,而且100%成功。但是这个登山季第二次去往顶峰的攀爬却是一场灾难,以数人受伤,其他人受到心灵的重创,最为糟糕的是,四人殒命山峰告终。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月亮从乔戈里峰/K2峰升起

照片提供:Arnold Coster

根据我个人作为一名记者的观点,探险活动并不容易报道总结。首先,部分参与者仅提供他们愿意分享的信息,而避开直接的问题,只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进行暗示,而这里的更新内容则更多与公关行为和自拍联系在一起,而非仅是他们透露的简单,实事求是的真实情况。

展开全文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明玛大卫夏尔巴通过山峰陡峭区域

从1月16日,灿烂辉煌的登顶日和随后2月4日噩梦般夜晚,细节不足的数个小时,我们所有人都期待了解山峰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使此刻,我们依然有很多等待解答的问题。

当之无愧的登顶 - 但是为何没有细节?

缺少信息或是照片不仅激起了人们的猜想,同时,也引发了一些猜疑,无论是否有充分的根据。此前从未出现一名登山者在返回大本营后等待48小时,“透露”重要信息,他没有使用辅助氧气。尼玛普加在社交媒体公布的登顶视频和官方声明的时间是在(攀登)结束后四日,声称,“兄弟和兄弟,肩并肩,我们一同迈向顶峰,唱起尼泊尔国歌。”内容包括了团结一致,令不可能成为可能的信息,结束部分则是对气候变化的警示。但是,这里没有实际攀爬的细节。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尼玛普加和明玛G返回尼泊尔后进行庆祝

照片提供:尼泊尔时报

所有重要的高海拔登山探险活动都存在对于尝试风格的讨论,但是,每一个人,无论个体对于风格的个人偏好,却都在颂扬此次的成就。全新的登顶视频,如同明玛G公布的内容,继续涌现。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日暮时分,明玛腾泽在乔戈里峰/K2峰顶峰手握尼泊尔国旗

照片提供:MT Sherpa

遗憾的是,Sergi Mingote的死亡令这个本应显得美好的日子蒙上了阴影。Mingote刚刚完成去往山峰3号营地的海拔适应训练,在返回大本营过程中滑坠死亡。

登山者过于急切地抓住全新的冲顶机会?

从顶峰返回后,所有的参与者(编者按 – 十名尼泊尔登顶者)离开大本营(除去索南夏尔巴,或许继续为SST团队工作)。剩下的攀爬者耐心地等待持续很久的恶劣天气结束。显而易见,John Snorri及Sadpara父子尤其后悔错失的机会。他们是首批到达大本营的攀登者,却看到一支规模庞大,配合密切的团队急速从他们身旁去往顶峰。

2月伊始,全新的好天气周期出现,但是转瞬即逝。如果还能出现一次登顶,那么人们需要快速行动。没有人确定线路的状况,尤其是多日疾风肆虐之后,路绳的情况。但是,可以理解,登山者们已经厌倦漫无目的地留在寒冷的大本营,应对胃部不适,并和那些告诉他们,为生存而逃命的声音进行斗争。所以他们所有人对最后,时不再来的机会跃跃欲试。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Juan Pablo Mohr

照片提供:Oswald Rodrigo Pereira

“今日,一支八名夏尔巴组成的团队从大本营出发,”2月1日,SST队伍领队,强达瓦报告。“团队将再次查看留在高处营地的全部装备,修补固定绳索,同时,运送辅助氧气;线路大部分区域或许因为[两周的]恶劣天气而损坏。”

冲顶策略取决于每位登山者的节奏。很多人能够每日到达更高的一处营地。另外一些人推迟出发,并急速行进,避开一处营地。2月4日,所有人集中在山峰3号营地,在2月5日去往顶峰之前在这里短暂休整。每个人都必须在2月6日下午返回,根据预报,此时将狂风大作。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Elia Saikaly在山峰大本营工作

照片来源:Saikaly的IG网页

3号营地发生了什么?

从2号营地开始的攀爬颇为艰难。根据Colin O’Brady的报告,部分区域的绳索被积雪掩埋,迫使登山者一度无法连接绳索行进。随着团队成员到达海拔更高,位于7,300米高度的3号营地,夜幕降临后,其中一些人发现失望地发现,他们没有可以留宿的帐篷。“我们被告知,这里有三顶[被埋]的帐篷和标桩,我们需要寻找,但是,我们并未发现任何一顶帐篷,” Antonio Sykaris说到。

当晚,3号营地唯一确认存在的帐篷是由三名登山者搭建:Sajid Sadpara(与他的父亲和John Snorri共用),Tamara Lunger(和JP Mohr)及Colin O’Brady,他们是最先到达这里的攀爬者。Noel Hanna分享的一段视频显示这里还有第四顶帐篷,但是当时3号营地有超过20位登山者。

随着气温降至-40ºC摄氏度,部分攀登者已经出现冻伤,每个人都挤进二人或是三人帐篷,无法躺下,融化雪水,更不可能休息。报告显示,每顶帐篷内有七或者八人。

并不清楚这里是否还有其他帐篷,又或是领攀夏尔巴团队如何解决这个问题。Elia Saikaly,跟随Snorri的队伍到达尽可能高的地点,并在沿途进行拍摄,他说道,他购买的辅助氧气没有送到既定的地点,迫使他和巴桑卡吉夏尔巴在海拔更低的3号营地停下,“(这)挽救了我们的生命,”Saikaly坚信。

2月5日凌晨早些时候,John Snorri,Muhammad Ali Sadpara,Sajid Sadpara和Juan Pablo Mohr出发去往顶峰。部分其他登山者显然跟随他们攀登了一段时间,但是在海拔约8,000米高度折返,这里有一处巨大的冰裂缝,阻挡通向Bottleneck绳距的线路。准确地说,上午十时来到这里(海拔约8,200米),Sajid Sadpara的辅助氧气系统失效。显然,遵照他父亲的建议,他决定折返,在3号营地等待其他人。但是他们再也没有返回。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Antonios Sykaris,疲惫不堪且出现冻伤,回到山峰大本营

照片提供:Antonios Sykaris

Atanas Skatov如何滑坠?

同时,不知出于何种原因,SST团队的剩余登山者取消了他们的尝试,开始向山峰大本营下撤。来自保加利亚的Atanas Skatov在返回过程中保持着不错的节奏,没有使用冰镐,他的身后是自己的同伴,拉巴腾迪夏尔巴。根据,Sykaris,腾迪夏尔巴和Elia Saikaly位于Skatov及拉巴下端不远处。反向攀登或是采用双绳方式通过一处陡峭区域时,Skatov滑坠。当时,腾迪夏尔巴正在拍摄周围的景致。当他转向Skatov继续纪录时,他已经不在原地。

“突然一刻,眨眼之间,他滑倒,并消失,”拉巴腾迪回忆到,相当震惊。Skatov在滑坠期间通过Saikaly身旁,直至临近前进营地的区域才最终停下。

同时,最初的解释是一根绳索断裂。Sykaris表示,这处区域的绳索被积雪掩盖。拉巴腾迪说道,他看到Skatov从一根绳索向另外一根绳索挂扣自己的快挂,但是他没有看到Skatov如何滑坠。

之后,达瓦夏尔巴表示,Skatov在更换安全绳索,松开一根路绳,连接另外一根路绳时犯错。Elia Saikaly回忆道,路线大部分区域缠绕的老旧绳索让人们有时很难分辨应该连接的路绳。最终,没有人真正看到Skatov如何失足的情景,但是事实上,他在本应该在一路连接固定绳索,直至大本营的区域滑坠死亡,而他的未婚妻正在那里等待他的出现。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John Snorri,Ali Sadpara和Atanas Skatov

三名失踪的登山者究竟经历了什么?

数个小时,随后数日,没有关于John Snorri,Ali Sadpara及Juan Pablo Mohr的任何消息,互联网络充斥着留言,虚假消息和大量冒充登山者的社交账户,而围绕Muhammad Ali Sadpara的各类消息甚嚣尘上。Sadpara或是此次身处山峰的人员之中最棒的登山者,但是也是一位非常友善的人,他在自己参加的每次探险活动中都会结交很多朋友。

巴基斯坦官方和三名攀登者的亲人组织了史无前例的搜寻,查看他们的GPS和卫星设备信号,借助直升飞机勘察线路,甚至是在恶劣天气条件下,而且直升飞机到达了极限飞行高度,海拔7,800米。飞机配备了红外线摄像机,拍摄山峰影响;此外还有,高清卫星和雷达图像,但是依然无迹可寻。

此外,四名来自Sadpara村的登山者毫无迟疑,冒着生命危险,从大本营出发,进行地面搜寻。所有的努力最终徒劳无功。未来,搜寻或会继续,但是他们生还的希望已经破灭。

总结:事情尚未结束

随着乔戈里峰/K2峰的人群最终散去,这个登山季的影响依然会持续一段时间。不过,此次探险活动的特定细节将永远无法得知。

每一位参与此次探险活动的人都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攀爬者。很多人是专业登山者。尤其是十位登顶者,他们成就的伟大目标会为他们带来全新的机会。观众们意欲了解更多的相关经历,并询问细节的做法实属正常。他们的攀登也受到了公众评论的影响,此外还有历史上最为顶尖的登山者的评价,从Messner到Urubko,或是从旦增.诺尔盖到尼玛普加。一切实至名归:不以我们审查其他所有人登山的相同方式查看他们的攀爬,因为这里存在一些关于民族主义的误导和微妙暗示,会最终导致傲慢,不敬和缺乏公平的解读。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他表示自己能够取得成功,而且他说到做到:明玛G在冬季身处乔戈里峰/K2峰顶端

照片提供:明玛G

在探险物流运输方面,喜马拉雅山区冬季探险活动或会永远发生改变。Seven Summit Treks团队已经展示了在条件最为恶劣的季节,在最为狂野山峰提供完整探险服务的可能性,所以这也为未来的尝试者,那些愿意承担风险的人们打开了市场。

至于乔戈里峰/K2峰的首次冬季登顶,这一页由以下大胆的登山者书写(按照字母顺序排列):达瓦腾巴夏尔巴,达瓦滕吉夏尔巴,达瓦滕吉夏尔巴,奇鲁彭巴夏尔巴,格杰夏尔巴,明玛大卫加布夏尔巴,明玛G格杰夏尔巴,明玛藤泽夏尔巴,尼玛普加(没有使用辅助氧气!),彭赤日夏尔巴和索南夏尔巴。尼泊尔团队展现了如何攀登乔戈里峰/K2峰。高海拔山峰依然存在很多挑战,毋庸置疑,这十人之中将会有一些人参与其中。

对于失踪的登山者,及两位在山峰事故中丧命的攀爬者,损失无法弥补。所有人都有其他的任务需要完成,家人需要照顾,而且还有人生的未来等待着自己。而关于Muhammad Ali Sadpara,Sadpara村镇迎来一线希望,因为本地政客现在愿意帮助Ali实现自己的梦想,改进村镇儿童的教育状况。希望他们或会建立一所登山学校,为Gilgit-Baltistan区域的人们提供就业机会。如同夏尔巴群体的经历,他们最终可以在登山圈和登山旅游产业扮演重要角色。

[巴]乔戈里峰/K2峰冬季探险结束,很多问题尚未得到解答

Ali Sadpara最后的肖像,由Elia Saikaly拍摄。他的儿子,Sajid,在谈及他时说到,“我的父亲很像一只雪豹。他在山峰之间的移动速度惊人。”

信息来源:Angela Benavides

K2登山季终于结束,令人失落与悲伤,在整个登山季让人记住的是山顶上唱国歌的Nepal登山者,还有灾难之下,Sajid Sadpara茫然无助的样子,一次又一次面对媒体,还要回答他父亲发生了什么,因为国人需要知道。要知道他已经进行了个人最大能力的搜救,他没有氧气。所谓的“媒体”要有节制,要懂得体面地讲述。让他回到他的妈妈身边吧,他们需要一起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他已经是K2最年轻的登顶者,他还会回来,继续撑起这个家。谋生而已。在INs上大量兴奋的Sherpa,在讲述“世界之王”的传奇,这个登山季几乎所有曾经K2冬攀的登山者都避开了这里,奇怪吗?那些Sherpa著名的Sirdar,永远带着微笑,为你递上一杯红茶。态度谦和而体面。令人怀念。

探险乔戈里峰山峰大本营Jon顶峰营地明玛照片团队夏尔巴登山者尼玛普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