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腐优选正文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豆腐旅游网 豆腐优选 2021-02-20 05:31:09 6 0
原标题: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 翁丁寨发生了火灾,绝大多数房屋被烧毁,令人心痛太可惜

对于云南沧源翁丁老寨,我有深深的感情。多年之前,曾在沧源探访了很多时间,阅读了大量关于翁丁的历史研究资料,从申遗材料中知道了许多关于它的故事。其实翁丁在十几年之前,根本不是一个知名景区,完全是一个原生态的原始佤族村落。当时,和近些年来游客看到的翁丁村寨景区,完全感觉不同。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那时每天早上、中午、晚上村子里茅屋炊烟袅袅,在山坡的观景台上,可以让人看得如痴如醉,村里都是土著的佤族居民,老人和孩子比较多。《中国国家地理》评价翁丁是“中国最后的原始部落”,但其实在2006年翁丁寨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之前,其实这个佤族山上村寨默默无闻,国内几乎没有什么知名度。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翁丁大寨在国际上出名,可能比国内出名更早,很早就有西方人探险者进入云南,拍摄了翁丁村寨黑白照片,照片被在国际上公布,那些黑白照片里的原始社会村落场景,让人非常着迷,很难想象近代世界的中国,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当时还引起了西方对于中国云南的很多误解。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再后来,翁丁寨出名了,成为了中国佤族历史文化和传统建筑风格的原生态村落,中国传统村落、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到了2020年被评定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进入了景区化建设的快车道。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 翁丁寨的复原和改造,历史上历经多次,村里小火灾也有发生过

我曾走遍了翁丁村寨的各处地方,也曾经去了中缅边境沧源段的多个偏远村庄,探访了佤族村寨的很多不同形态,包括一些改信奉缅甸佛教的佤族村寨等。拍摄了很多各个村寨照片,研究了佤族村寨区域功能布局和演变,走访完一圈下来。对比发现,还是翁丁寨才是保留得最好的佤寨经典,堪称是原始村寨活化石,除了建筑之外,还有大量佤族民俗被保留下来。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十多年前,翁丁寨为了申遗成功,完成了当时房屋规模大规模改造。移除了公社时期建造的供销社、现代仓库、学校等,将与原始村寨风格格格不入的现代建筑都进行的去除。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那次改造,和最近这次村寨大火前的新村寨改造方案,有很大的区别,时代情况也是变化很大。其实对比两次改造,以及分析翁丁大载的历史黑白照片资料,就会发现。目前国内对于少数民族村寨改造,存在多个共性问题,普遍都是重视村寨外观样式,轻视内在少数民族的习俗,以及防火材料的改造。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最近这几年的改造,多是考虑村寨美观、旅游和商业功能,增加了房屋屋顶茅草的用量,搬迁走了大量原始村寨里的长期居民,将居民搬迁到山下的新建村寨里。佤族是一个古老的山地民族,佤族在古语当中的意思为“住在山上的人”,所以传统的佤族村寨多借山势而建。而新建的移民村子,建在了交通环境更好的山下,新建村寨条件比较好,多数老寨的人都迁移下去了,只有一些开民宿,做游客生意的村民还住在老寨里。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之前翁丁也发生过小火灾,都被及时发现扑灭了。但现在老寨里的常驻居民搬迁之后少了很多,发生火灾时,发现能力和扑救能力都严重下降,并不能指望外来的游客来能进行扑救,外来游客连救火水源都不知道在哪里,房子都是茅草、木头和竹子搭建的,火势蔓延极为迅速。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 几乎每年都有少数民族村寨失火新闻消息,这种事情一直在重演

改造成景区的少数民族村寨,几乎每年都会出现火灾的新闻,这不是天灾,更多是人祸,是一种“民族村寨改造之殇”。现代的用电、用火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时代,现代建筑的防火能力,和这种少数民族村寨完全不能同比。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云南的沧源地区本来就偏远,翁丁寨直到解放前,还一直处于原始社会,解放后一举过渡到了现代社会,留下了极多原始社会的印记,让它依旧保持着神秘的原始风貌。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佤族传统的寨子选址和规划非常讲究,村寨上方东方应有神林(神树林),而村寨的下方西方会有鬼林(墓地和原先活人祭祀的地方),村寨周边的树都不能乱砍,树是保护寨子的神灵,每棵树都有自己的灵魂,伤害这些神灵会受到惩罚。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获取自然界的馈赠,需要有相应的祭祀和感恩,不同的情况祭祀选择的祭品大小会不同。早年为防止部落攻伐和复仇,佤族村寨往往有比较发达的防御体系,村寨里新建房屋也有很多位置上的讲究。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佤族的村寨的选择在山坡上,村寨都是木材、竹子和茅草所建,所以特别怕火,寨子周边保留茂密的树林,可以防风避火星被吹散。佤族妇女有抽烟斗的习俗,她们不管是在劳动中或在空余休闲时,都会拿出烟斗抽上几口。尤其是老年妇女,几乎是烟斗不离身,所以上翁丁村寨年老妇女多带有火镰、打火机等引火器物,不过当地村民防火意识非常好,并不会引起麻烦。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寨里的房子防火能力差,这里的孩子,从小进行严格的用火教育,小孩玩火碰火,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每当清晨和傍晚,整个村寨就会被袅袅炊烟所笼罩,非常原生态的自然生活场景。寨子里家家烧饭烹煮,都在特定的灰坑上引火,灰坑顶上不少都熏烤着腊肉,几乎不会发生意外。当代新闻里的很多民族村寨火灾,多是由大功率家用电器造成的,很少是传统烹煮坑引起火灾很少。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 翁丁看似不合理容易失火的茅草建筑,有特殊的生活习惯场景来适应

佤族实行一夫一妻制(历史上,佤族有一夫多妻,指生活条件比较好的人会多娶,解放后现在已经没有),佤族提倡自由恋爱。早年的时候,同姓不能婚配,同姓结婚就要被驱逐出寨子,村民会用石头扔,轰出寨子。被赶出了寨子的人,会另立新寨。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传统的佤族的茅草屋,建筑规模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屋顶很矮的单层椭圆型屋,一种是上下两层楼,楼上住人,楼下是牲畜居住饲养区域。单身成人、成年未婚和孤寡中老年会住第一种房子;另一种就普通家庭住的房子。新婚的夫妻是要住单层的草房,不管多么有富有,都必须住满3年以后才能搬到两层楼的房子里。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这种传统的房屋管理制度,保证了寨子扩张的速度,以及房屋内居民的数量规定。看历史黑白老照片,会发现历史上寨子房屋密度不高,各房屋分开的距离远,没有2~3个房子连片在一起的情况。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翁丁之外,中缅边境东段的嘎多月亮古寨,以及边境西段的芒黑小寨,这些村寨完全未经开发,虽然村寨里有些现代材质建造的房屋,但村寨中民风更为淳朴,虽然没有翁丁大规模茅屋好看,但也是难得的老寨原址。其实翁丁几十年以前,和这些村寨情况差不多,不少房屋也已经不是茅屋屋顶,最后全寨村都重新改了茅草屋顶回来。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从屋子的屋檐底部观察,屋顶是由大量捆扎的木头和茅草构成,木头还有斜向的木条固定,屋子的底部也有可以错位的基座设计,佤族传统房屋是可以抗高烈度地震的,附近是有地震带的,传统房屋结构可以错位来抵消地震影响,房屋顶部材料很轻,茅草木头不会砸伤人,属于抗震建筑形式产物。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现在村寨里的房屋密度已经太高,如果要改造,其实不是只要改造屋顶,而是需要减少房屋的数量,还有解决连片房屋的问题。当代,村寨分家建屋的习俗已经被破坏,子女会在父母家旁边的地方继续盖新房,所以造成了村寨房屋数量的实际增加,也减少了房屋之间的距离,减少了石墙和空地,从历史村寨地图就可以发现这种情况。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最早的翁丁村寨布局,是民居几户房子合在一个区域,四周有宽阔道路间隔,具有一定防火隔断作用,通路也是在村中心汇聚,可以从村中间快速到达各方向。佤族的妇女非常勤劳,在村寨里时常可以见到晒谷劳作、用头背搬运饲料、用传统腰机和纺锤织布纺线的妇女,以前村寨每个房屋前后都有妇女在劳作,所以每个屋子都有人看着,不太会空屋时间太久。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 翁丁的这场大火,希望能警示其他脆弱的传统村寨景区防火意识和民俗生活方式保护

看似好像历史老传统不合时宜,年轻一代开始颠覆老的传统习俗和规定,但也恰恰是如此,潜移默化的将原来的村寨建筑平衡体系打破了。因为村寨高密度房屋化后,茅草为主的落后的建筑材料方式,其实也需要一起改变,否则火灾发生损害必定会远超历史以往。翁丁的房子看起来都是茅草房,但在10几年前的那次改造,特别关注了防火问题,多数房子经过了改良,茅草底下铺有石棉瓦,房屋内部基本都是木质结构,地板和墙上铺有竹席。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除了几个重要建筑的屋顶茅草比较丰厚外,村寨里多数房屋都是简单盖了一些用茅草,茅草数量并不多,房屋看起来屋顶比较稀疏,多数房子茅草仅仅是象征性装饰,并没有复原原始村寨时期的屋顶茅草数量。早期这种改造,将防火能力放在首位,美观性是次要的。稀疏的屋顶茅草救火会比较容易,下面的石棉瓦阻燃,火势不会很快蔓延,其实当时考虑的就很平衡,改造规划的水平其实比最近改造的设想要好。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翁丁大寨村子平均海拔1300米左右,年均降雨量1000mm,年均气温20℃,建筑屋子的茅草,以前会被采集放置一段时间,经过夏季的雨淋之后,茅草会变得不容易被引燃,比干净干燥的新茅草要防火功能要好。可是最新这次新改造,用的是洁净干燥,没有土和淋过雨的新茅草,而且一次性改造了全寨全部房屋,并没有做房屋的密度改变,可以说是犯了大忌讳,急功急利。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佤族的图腾是牛,从进入村寨开始,就可以在木桩上、神树上、重要的建筑墙上,看到挂着的硕大牛头骨。佤族的传统建筑是干栏式的,下部用来饲养牲畜和堆放杂物,上面才是居住的茅草屋,屋顶上会开有天窗。在屋子底部养牲畜,虽然气温比较大,也容易生虫,不过也有其特殊的作用。房子底部养牲畜,屋底都是湿泥地,具有良好的防火效果,如果遇到火灾,牲畜会第一时间开始躁动和叫唤,牲畜可以提醒人们遇到危险,就算房子里人不在,走遍的邻居也可以根据牲畜的躁动来查看异常。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佤族村寨里有专门的木鼓房,遇到危险,村民可以敲击木鼓来召集人手,周边农田劳作的村民听到鼓声,就马上会赶回来,众人合力将危险消灭在萌芽阶段。不过现在改造成旅游区的茅草屋,底部已经不再养牲畜了,村民也不集中在周边农田劳作了,这种传统生活方式的防护功能,现在时代已经不存在了。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翁丁的茅草屋怕火,人人都知道,在每个屋子里都可以看到配备有消防器材,不过配备的数量只能扑灭小火苗,如果茅草顶开始燃烧,简易消防器材完全发挥不了作用。历史上,在没有现代灭火器之前,当地村民是用巨大的巨龙竹来做灭火设备,有专门的村寨水渠网络、水槽、水缸等蓄水设施,但目前这种传统消防体系已经无法发挥作用了。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看似这场翁丁牛年春节的大火是偶然发生的,但其实也是多重原因人祸的积累,需要反思改进的地方太多了,教训太深刻了,民族村寨的景区改造思路必须要好好改变了。最近的改造方案考虑太简单,忽略了翁丁村寨防火的诸多历史教训和故事。

心痛太可惜,追忆那个堪称是“中国最后原始部落”的云南翁丁大寨

云南老寨见闻记录沧源历史大寨改造中国火灾民族村村寨原始社会翁丁佤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