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腐优选酒店住宿正文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豆腐旅游网 酒店住宿 2021-02-22 05:33:11 3 0
原标题:“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前几天我正好从出差重庆到广州,就留在广州过年了。

在哪过年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差别,在台湾过了三十次年;上海生活也已占我人生四分之一时光,几乎跟家一样;按理说广州是南方,地缘上生活习惯上更像台湾,但在远离台北与上海的第三地过年,竟然有种异乡人的感觉,自我感动了一把。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我第一天订了白天鹅宾馆的江景房,完全是下飞机后的冲动之举;即使像我这种永远像在放假的人;过年这个时间点,仍然想住好点的地方,正是那句经典名言”大过年的”。

虽然我来广州那么多次,但这是首次住白天鹅宾馆;当车拐进珠江畔白天鹅宾馆辅道,那就像一个仪式:两旁绿树如分开的红海,那栋白色建筑矗立在眼前越来越近,激动到我乜甘啊啊~~~!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那可是从上世纪80年代,我还是小朋友时,就一直听大人说,他们去了大陆,去了广州,都住在白天鹅宾馆;你们肯定无法体会,那年代,广州白天鹅宾馆与北京全聚德就是大陆两大神秘存在;如今我终于也住上白天鹅宾馆,我终于也是个大人了!

享受了一把江景房,感受了当年海外侨胞同样的风景;像我这种码字维生的人,经常会把字数做为计量单位,也就是想要消费一样物品,要写多少字才能赚到;好像在房间里每分每秒脑子里都浮现键盘敲击声;我没见过世面,恨不得在20小时内用完酒店所有免费服务。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第二天也在酒店里面吃早茶,酒店住客不用排队;正所谓在白天鹅里,一切都是情怀,这里的早茶号称广州第一,当然价钱也好象是第一,这么几个东西两个人吃掉540。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但他们的榄仁沙其马实在太好吃,一口咬下去我沉默了,陷入回忆的漩涡,在我过去43年人生中吃过的沙其马,到底都是些啥鬼玩意。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这个天鹅酥,本来想买一个来试试,拍照一下,结果必须一次买一对;大概是要成双成对吧!所以只好再买一只,一只是48元,两只一对是96元;然而天鹅酥就是叉烧酥,这张照片的拍照成本可真高。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我觉得下次如果再来住白天鹅宾馆,我一定要穿着全身白西装(大垫肩款),白皮鞋,打上大红领带;站在故乡水瀑布前cosplay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返国投资的海外侨胞,哈蟆款茶色墨镜之下热泪盈眶。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在白天鹅宾馆感受一天我就滚了;太贵了住不起,本来想去住附近的爱群大厦,在最后一刻被广州的盆友阻止了;说里面经常闹鬼啥的;所以也就拍张照留念,到此一游。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从江边走向中山路方向,除夕下午,大多数店家都打烊了,只有些水果店烧腊店玩具店还开着抢着做最后几笔生意;老城区几乎都休到初七初八,街道忽然间就沉寂下来,却是种安祥的宁静。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继续走到惠吉西,也许除夕团圆饭前的那个下午,是一整年最能让人放松的时刻:有人聚着打牌,输赢好像也无所谓,开心就好;小朋友拿着金色风车打打闹闹;老人给门前的花草浇水,清扫家门前;不管你做些什么都不会有人说你,所有人都在做让自己放松的事,好像都是为了在等那声”来吃饭了!”一哄而散。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猫咪辛苦抓了一年的老鼠,今天也吃得特别好,是烤鸭耶!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除夕那天我下午四点就吃得饱饱的了,免得晚上六点多还去便利商店买鱼蛋,身影可怜没人爱的样子。

这天晚上,我去了1200书店体育西店,很久没去了,楼下饺子店竟然也没开,真令人心碎。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想起前几年零晨两点,我在这里办了一场分享会,一堆不回家的人聚在一起取暖;似乎是个在广州我不知道去哪里时,可以来的地方。

点击图片,查看廖信忠在1200bookshop深夜故事的回顾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除夕夜,客人的数量五根手指头数得出来,店里很安静;不知道都是什么原因他们在除夕夜想独自待在书店里,是一种仪式感吗?也许在书堆中,就有安全感;喂饱心灵,就不感觉那么孤独。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到了晚上九点肚子饿,我去吃麦当劳了,假装是团圆饭没吃饱的,显得自己没那么孤独。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除夕夜晚上的麦当劳,还真的有一大家子在里面吃饭;另外就是家长带着小孩出来喝饮料,年轻人相约出来聊天;前几年新世相做了一个题目:除夕夜待在麦当劳的都是些啥人,搞得好像很凄凉的样子;说也有趣,当你成为你以前觉得很奇怪的那些人,就并不觉得自己奇怪。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即使第一次住白天鹅宾馆已经能让我吹个三天三夜,但房价太贵感受一天就快滚了,搬去花园酒店;这也是一间改革开放初期相当威水的酒店,贝聿铭1980年的设计,早期是用来接待华侨及广交会外宾用;即使现在广州的高档酒店都搬到珠江新城那了,说住在花园酒店还是能唬唬人的,哈哈!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花园酒店也算广州老凡尔赛,从它的大堂就看得出来;富丽堂皇又不俗气;室内香氛也异于一般外资高档酒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世家出身的阔太母仪天下雍容华贵。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过年这天,大堂可热闹了,红红火火喜气洋洋;围绕着大堂中央这棵大桃花树(是真的),有各种写春联、速写、吉祥物、纪念品的摊位,还有卖牛腩煲,菲律宾乐队在现场歌唱;我不知道中国除了广州外,还有哪里的酒店过年会在大堂搞得那么畅快。

花园酒店大堂的木头旋转楼梯,太美了,绝对的世家作派,现在估计不会有酒店装修那么下血本;明明就是住宿预算不够高,但用喜欢老派格调为借口住花园酒店,不经意就散发出一种亦舒式的凡尔赛腔调。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其实我啥地方也没去,每天似乎就是附近吃吃荡荡,荡个失路,然后回来写写作业;感谢广州小吃店的亲民化,即使过年,处处便宜又好吃餐厅及糖水店,仍像好邻居办抚慰你的心;相形之下,住在武康路简直就像住在美食沙漠,每间店都在卖brunch,仿佛除了brunch就不会做其他东西,哭了。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每天要吃三种糖水,价格上海的50%

我抽了一天下午去了趟佛山,转了三趟车到广佛线,坐了一个多小时去看快子路。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整条半荒废老街,充满岁月痕迹的斑驳青砖上贴满了色彩鲜明的红色对联,是佛山的特有景观。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一整年时间,都有书法阿叔在此替人题字或写对联,其实就是一个个写对联的挡口,不过这几天他们都休息去了,留联不留人,留下了满满的年味。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据说快子路的对联挡前几年被抄过一次,不过风头一过,很快又贴上了新的对联。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回程我顺便去看了佛山南海区的食番街,这真是个让人震惊的魔幻景点。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就是个完全不符合文明城市招牌要求的大合集,元素大爆炸,把所有日本的刻板印象通通浓缩在这条短短200米的街上。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它的原型大概是歌舞伎町,如果你玩过《如龙》系列,大概就是那种花街氛围,可惜没有穿着西装的金发小哥冒出来拉客,那就更像了。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这是一条走完五分钟,拍照两小时的街;这种心情大概就像中国人去了日本的中华街,被目不暇给的中华元素给深深震撼。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这辆奇怪的出租车,车牌是三重县的铃鹿市,车身侧却写上东京世田谷;但即使涂装再像,还是漏馅了,不是右驾车,仿佛失去了灵魂。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做为网红景点,它并没有卖老东京鸡肉卷,老大阪酸奶,唯一吃饭的地方是间老清真中式拉面,清流。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据说这地之前被整改了一次,太多侵犯版权和不合规范的地方,比如这个”猫腻探侦事务所”以前是”毛利探侦事务所”。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各种颜色乱七八糟的大融合,就像一场全是卖盗版及kuso商品的动漫展,槽点多到你完全可以带着一种胡闹的心情来拍照,大型唐人街探案3沉浸式体验。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我觉得这条街,是21世纪中国当之无愧的魔幻景点;哪天又需要反日了,这个地方肯定首当其冲;不过想想那画面,一群人拿着反日标语在一条满是日文霓虹灯的街道抗议,也是挺魔幻的。

我在花园酒店住了五天,这里的空间设计,处处是秘密;经典设计就在于,即使放到35年后的今天,仍然不会过时;花园酒店里的瀑布餐厅,放在今天,仍然是妥妥的东南亚风网红拍照地,然而一旁的金身元帅像,就是画龙点睛之笔。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为了抢占这个网红拍照位置,我特别订了一天的早餐;难得早起七点就佔坐在这,待八点天更亮时拍照,刚好脸上浮肿消了后才开始拍照,真是网红的自我修养,我终于也算半个广州小红书博主了。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但话说回来,花园酒店的早餐真心不怎么样;像住在重庆和广州这种城市我住酒店都不订早餐,去旁边街上吃一圈后回来继续睡觉。

后来我又去续一天房,前台姑娘问”明天不订早餐吗?”,本来我要客套回答”不用了,谢谢”,但我见她长得俊俏可爱,决定调戏她一下,答”拍过照了,不需要”她愣了下,隔着口罩都能见她半月弯的眼睛,如花般绽放的笑容,呵呵呵地笑了。

记得2001年我第一次到广州,从九龙乘坐直通大巴,终点站就在花园酒店;一下车,我仰望这栋白色漂亮的建筑”哇!我什么时候才能住在这里啊!”

我延着酒店旁建设六马路的坡道一直走,漫无目地走着,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想要看看前面还有什么?”一股对这座城市的好奇心驱使我一直走下去,最后竟然走到了北京路步行街。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中意漫无目的乱行,后面一路荡一路荡,荡到今日呢个衰样。

“今年我在广州过年”

广州江景房白天鹅沙其马大堂麦当劳早茶小朋友仪式不知道酒店快子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