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旅游正文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豆腐旅游网 国外旅游 2021-04-02 05:15:15 21 0
原标题: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搭乘新干线最快只需2小时,就能从东京的繁华抵达一片隐秘后花园,群山环绕,空气清新,尽享温泉、滑雪、名米、美酒之惠。这里,就是新潟。位于本州中北部,濒临日本海域,三面环山。春夏气候宜人,降水量适中;冬季山区的大量降雪,亦能转化为充沛水源。境内河川众多,包括日本第一长的信浓川。河流孕育了广阔肥沃的平原,为稻米等农作物的生长再度添加了筹码。新潟的稻作文化很久远,是不折不扣的农业大县。2015年的农业人口有78453户,全国第4。2018年的农田面积达170100公顷,全国第2。在新潟的农业生产额中,米占了约57%,居全国榜首。南鱼沼产的越光米是日本首屈一指的高级品种,色泽晶莹,口感香糯,连续28年获得特A的认证。好水好米自然出好酒,新潟也是仅次于兵库和京都的日本第三大酒产地,堪称日本酒王国。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但与此同时,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新潟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有712667人,老龄化率达31.9%,超出日本整体老龄化率(28.1%)。过疏老龄化在越后妻有这样的山区尤其严重,相当于东京23区大小的广阔地域,人口仅只有6万人,三分之一都是老龄人士。与日本的其他很多城镇一样,农田荒废、空屋朽坏、学校废弃、传统产业退化、年轻人口流失、乡村丧失活力等,也是这个农业大县不可回避的时代命题。幸运的是,总有人在努力应对这些难题,并且创造出了奇迹。

越后妻有的大地艺术祭

1994年,以新潟知事提出的“新新潟里创计划”为准则,诞生了以艺术振兴地域、扩大交流人口的越后妻有艺术项链整备构想。作为其中的一环,出身于此的策展人北川富朗,决心在越后妻有这个日本有名的豪雪地带,举办大型的艺术祭。

在人口稀少的深山开展艺术活动,本就是接近冒险的试探。追逐潮流的年轻人早就离开,留守的老年人是捍卫保守的乡土文化的主力,对艺术并不了解也毫无兴趣,他们坚守着乡村自有的生存之道,未知的冲击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太多的不安全感。北川富朗没有放弃,带领团队回乡,与村民们一起生活。在漫长的说明与沟通之中,艺术的启蒙渗入了这片土地。最终与一家家农户取得合作,为艺术祭的开展争得了宝贵的空间。

2000年,第一届大地艺术祭成功举办。以6个市町村为舞台(后合并为十日町市、津南町),总面积达762平方公里,从7月-9月的50天时间里,展出了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作品153件,观展总人数为162800人。像是一个奇迹。艺术家、游客、村民,每个人都很振奋,已然和这片土地融为了一体。艺术,是联系起这一切的纽带。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展开全文

中国知名建筑师马岩松带领的MAD建筑事务所首次参与大地艺术节,改造了一条有20多年历史的观光隧道,作品名为“光之隧道”。

大地艺术祭的传统从此延续,每三年举办一次,从夏到秋为期50天,在众人的期待下创造了三年一度的艺术嘉年华。2009年,官民协作的实践开始,非营利组织(NPO)法人越后妻有里山协动机构成立,帮助艺术祭的开展和设施运营。这片原本沉寂低迷、濒临衰退的土地,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每一届的到场人数直线递增,2018年达548380人。大地艺术祭不仅成了日本国内地域再生的典范,在国际范围内也称得上声名显赫。这些年来,各地类似的艺术祭层出不穷,包括同样在北川富朗策划下于2010年开始举行的濑户内海艺术祭。然而,大地艺术祭俨然已是先驱般的存在。

“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是大地艺术祭一直坚持的理念,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贯穿了每一件作品的始终。工作人员和艺术家们长期扎根于此,与村子里的老人们共同生活。通过对这片土地的理解进行创作,一件作品的诞生不是突兀地移植,而是像一颗种子的自然生长。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作品“花开妻有”。

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展览馆,村镇的街道、场馆、田野都是展示的舞台,在看展的同时一定会融入当地的风土之中,感受不同地区在不同季节的自然之美,与本地人面对面近距离交流,获得与一般艺术展截然不同的乡土体验。想象一下,你看到一方田地的周围缀满了陶瓷艺术品,而艺术家本人正在给田里的作物浇水,抬头笑着和你热情地打招呼。村民们遇见了也跟你闲聊几句,从何而来,即将去往何方。与其说是看展,很多时候更像是一场置身于山野的艺术漫游,每一刻都可能有偶遇的惊喜。

各种各样的展品“散落”在约200座村落内,如同是对现代化效率社会的一种彻底对抗。你可以搭乘公共交通,一站一站地停下慢慢欣赏(车站也是展示舞台之一),也可以开车自驾,享受山路盘旋后最终抵达的艺术之境。但如果想一天看完,那一定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你要做的是忘掉城市里的时间,把自己交给这片土地,打开五感,感受空间的自然转换,体会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意义。展品并非都是期间限定,出自世界各地艺术家之手的约200件作品长期留存了下来,已经成为越后妻有的一分子。每一次的巡礼,除了当年创作的新作品之外,这些常设展品会一如既往地迎接老朋友们的到来。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梯田”雕刻作品中正在劳作的农民们的人形剪影,形象地再现了耕田、播种、除草、收获时的姿态,还配上了透明的诗歌看板。

在松代町农舞台,远远就能看到矗立在梯田间的雕刻——正在劳作的农民们的人形剪影,形象地再现了耕田、播种、除草、收获时的姿态。这是俄罗斯和美国艺术家制作于2000年的作品,当时还配上了透明的诗歌看板。诗歌与雕刻完全嵌入了山林、梯田之中,并且在夏季和秋季所展现的景致必定不同。稻田里的作物在生长,山林的色彩在变化,这个名叫“梯田”的作品每一刻都不会重复。

松代属于丘陵地带,梯田众多,在日本全国都具有一定的名气。即便如此,在老龄化严重的当地,也面临着农业后继者不足的问题。看看全国的数据就很不乐观,农业人口是200万,只有IT人口的二分之一。当艺术延续进生活,通过艺术祭期间的展示,更多的人了解了该地的梯田资源。以此为契机,NPO法人越后妻有里山协动机构发起了梯田银行项目,从全国各地募集愿意来耕种、收获稻米的人,为当地梯田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

自2006年开始的空屋、废校项目,几乎成为了大地艺术祭的代名词。在艺术家们的巧思之下,越后妻有数目庞大的空屋作为艺术作品重获新生。一部分在展示后变成了美术馆,一部分则成了住宿设施。比较出名的一栋是脱皮之家,由150年的古民宅改造而来。由于长年使用地炉、炉灶,房子内部已经被熏到发黑。日本大学艺术学院雕刻系的师生便用雕刻刀,在柱子、地板、墙壁等所有能看到的地方进行“去皮”雕刻,展露出了这座老宅崭新的一面。据说前后花了2年半,经过3000人的努力才最终完成了这个作品。当我们置身其中,会不自觉地被布满整个房间内部的雕刻纹路吸引,目前脱皮之家也作为农家民宿接受预订。

位于松之山町的三省堂,原本是一所建于1875年的小学。1960年代学生人数开始减少,到了1989年学校终于结束了114年的使命。学校关闭之后,当地居民也在不断摸索着如何利用旧校舍,不至于让这个装满回忆的地方彻底废弃。在2006年大地艺术祭的契机之下,这座小学校舍作为“越后松之山体验交流设施三省堂”重新走入了大家视线。在这里不仅可以欣赏到阿根廷艺术家的常设作品“消失的冬天”,还可以留下来住几晚,体验一下上下铺的集体宿舍生活,重返青春的学生时代。客房都是由教室改造,共有80个床位,食堂、体育馆等设施健全,全年都会开展一些体验活动。管理员是由当地居民和志愿者组成,食堂的餐食都是村里的阿姨们利用山里的旬味亲手制作。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法国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和让·卡尔曼的作品“最后的教室”,复原了教室在漫长冬季被大雪封印时的黑暗场景。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日本艺术家北山善夫的“致死者,致生者”,在一所废弃学校中用漂浮的造型和展出的学生照片、毕业贺词等,为记忆注入了灵魂。

日本艺术家行武治美的“重构”,用数千枚圆镜覆盖废旧房屋,使之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

不可否认,大地艺术祭的开展确实振兴了地域的活力。艺术家、志愿者、工作人员、游客的涌入,为乡村带来了新的价值观以及可观的经济价值。村民们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从完全不懂、极力反对,到主动参与、给游客们积极讲解。据官方统计,2018年的经济效益达到了65亿日元。还有一些附加效果,比如十日町市在艺术祭期间发起的免费移居体验旅行,截至2015年吸引了16名以上的年轻人安家落户。或许是受到了家乡日渐回升的活力感召,渐渐也有离乡的游子从城市回来,帮着父母照顾自家的生意。

然而,即便有新的人口进来,老龄化的趋势也并不能完全被阻止,这在一些方面已经造成了影响。利用空屋和校舍改造的住宿设施,当初都是由本地居民负责运营,十多年过去,很多老年人已经没有余力继续负责下去,或者是没法长期接待。因而,由NPO机构的员工主要担当运营的设施越来越多,应对的费用却也是一个大的难题。另外,虽然艺术创作都有一定预算,但是建筑物本身的改修和维持所需的预算却几乎没有。脱皮之家的改造工程花费了几千万日元,正是因为找到了认同的业主才能实施下去。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是这个口碑斐然的乡村艺术祭必然要面对的关卡。

我和朋友在2018年的夏天曾去过大地艺术祭,在里山现代美术馆购买了相当于通票的艺术祭护照。这样就能不限制参观次数,一册在手即可从夏季一直观展到秋季,并且可以打卡集印。里面除了按编号显示各区域的展品及活动,有很大的篇幅都是食宿设施介绍,以及艺术祭专属的折扣信息。在十日町商店街的刨冰店,老板笑眯眯地向我们展示他那已经盖满了章的艺术祭护照,说每年都会去看展。墙上挂满了到此一游的明星签名,都是这家小店引以为豪的招牌。在接受了老板传授的攻略之后,我们拿着地图和护照出发,从车站到田间、山林,和遇见的村民们微笑寒暄,在大自然变幻的光线下感受艺术的气息。最后,已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看展还是旅行。不过,也许都不重要,因为这就是大地艺术祭的用意所在。

正如北川富朗所说,大地艺术祭的初衷并不是艺术本身,而是通过“人”的活动增添当地的活力,让那些被遗忘的老人们开心,哪怕只是一瞬。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越后汤泽的富士音乐节

最近国内有一档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非常有人气。对于很多文艺青年来说,乐队与夏天早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符号。理由很简单,夏天是音乐节扎堆的大好时节。而同样在新潟的深山里,也有一个世界闻名的夏日音乐祭——富士音乐节(FUJI ROCK Festival)。每年7月的4天时间(包括前夜祭),世界各地涌来的10万观众汇集于此,为舞台上的重量级乐队欢呼呐喊,尽情挥洒汗水和泪水。狂欢结束后,人群褪去,现场不留下一点垃圾,被誉为世界第一干净的音乐节。

富士音乐节始于1997年,当时的举办地是在山梨县的富士天神山滑雪场。从1999年开始才改为新潟越后汤泽的苗场滑雪场,所以说这是一个有着23年历史的老牌音乐节,也是日本规模最大的户外音乐节。今年因为疫情原因没有如期开展,主办方免费在网上放送了3天的经典现场回顾,依然是引起了世界各地乐迷们的热泪盈眶。不禁想问,为何在偏离城市的山区也能制造出这么一个魅力超群的音乐节?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每年7月的4天时间(包括前夜祭),世界各地涌来的10多万观众汇集于新潟,为富士音乐节舞台上的这些重量级乐队欢呼呐喊,尽情挥洒汗水和泪水。

“穿过县境上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大地一片莹白,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下来。”诺贝尔奖作家川端康成的《雪国》里描述的名场面,地点便是越后汤泽。作为豪雪地带,境内有众多的滑雪场,苗场即其中之一。另外,这里也是有名的温泉地。大雪与温泉的搭配,从来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因而,当地的观光季主要集中在冬季。像苗场这样的高海拔地区,营业时期一般从12月初可持续到4月、5月左右。不止是短期的滑雪体验,很多人也会专程赶来参加长期的培训课程,当地的旅馆在这段时间通常都是爆满状态,餐厅、温泉设施自然也不用说。

相对于冬季和春季的热闹,夏秋两季的越后汤泽则异常冷清。不少旅馆在秋天都会歇业,村民们忙着收割田里的稻米。而夏天,游人稀少,近乎于一个空白的状态。直到1999年,富士音乐节填补了这个 空白。

在这片人口过疏地举办音乐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主办方SMASH公司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很大的阻碍。村民们对于摇滚音乐节的印象并不好,觉得可怕而混乱,唯恐打乱了当地的秩序,纷纷投出了反对票。以社长为首的SMASH团队,为了融入当地,跟村民们一起喝酒、打高尔夫、游说沟通,最后才赢得了信任。继而在观光协会和町内会、自治会的协作下,富士音乐节的新风吹拂了越后汤泽的夏天。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鲍勃·迪伦2018年7月在苗场滑雪场的富士音乐节演出。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乐迷们的盛事,本地村民也都参与到了其中。每年的前夜祭,主办方都会招募村民们跳起苗场音头,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也是为当地的传统艺术提供展示的舞台。连接会场舞台之间的木板路,是经村民、观光协会、乐迷们的手共同搭建起来。这样一来,即便是坐轮椅的残障人士也可以自由地享受音乐的律动。现场开辟了专门的饮食区域,烧鸟、咖喱、披萨、拉面、啤酒等应有尽有,还有以本地乡土料理为主的苗场食堂。在音乐节现场,也可以将当地名物美食一网打尽。

每天的活动结束之后,撇去那些在现场露营的人以及当天回城者,还有很庞大的人群会留在周边的旅馆过夜。每年的这段时间,预订旅馆是一个拼手速和人品的游戏。这10万人次的到访,使得周围的住宿设施、餐厅、小卖部人头攒动,带来至少30亿日元的经济效益。这些外来人口没有留下垃圾,也没有扰乱秩序,而是留下了一个只有夏天才开启的乌托邦。

日本新潟,成功用艺术实现了乡村复兴梦 越后汤泽的滑雪场。

我也参加了2018年的富士音乐节,此前和日本的朋友们说起这个计划,往往都引来一阵羡慕。可见在日本人心中,这就是一个自由的梦。

实际到达越后汤泽后,比想象中还要人烟稀少。我所入住的旅馆离苗场有一段距离,在村子里走了一段路都遇不到几个行人。葱郁的稻田簇拥着房屋,在夏天的风吹拂之下划过好看的弧度。滑雪用具堆在屋前,滑雪学校的字样引出冬季的热闹遐想。

“我们冬天都住满了来滑雪的客人,夏天主要就是音乐节这几天啦。秋天不开门的,反正也没人,我们都要回去收割稻子。”老板娘笑着解释。女儿莉莎从东京回来帮父母经营旅馆,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外来游客入住,可能也是需要会英语的她回来的原因。“你喜欢东京还是喜欢家乡呢?”“还是东京吧。这里太寂寞了,年轻人很少,朋友都早早地结婚了。”莉莎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的落寞。我们互换了联系方式,约好了在下雪的季节来感受一下雪国。

本文载于《世界博览》杂志2020年第22期

人口大地成功艺术后妻乡村土地日本作品复兴富士音乐节汤泽艺术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