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腐优选酒店住宿正文

陈履生:送别小可

豆腐旅游网 酒店住宿 2021-04-27 05:33:50 10 0
原标题:陈履生:送别小可

陈履生:送别小可

2013年10月26日摄于花莲

陈履生:送别小可

2013年10月23日至29日,我小可兄参加了一个代表团去宝岛。

那个团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委员,只有我和小可兄的身份特别。他们说我们是“社会贤达”,但是,我感觉不在委员之列,那基本上算“社会闲杂”。这年头还有多少“社会贤达”?这个团的成员都是一些老朋友,大家也很客气,对我们也是以特别的尊重,因此,我们没有感觉到生疏,也没有感觉到别样。

陈履生:送别小可

展开全文

陈履生:送别小可

这次行程给我们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行程中有花莲七星潭的安排,这是当地主人的精心设计。行前只是介绍了这里的风景如何如何的美妙,并没有其它特别的关照。当我们来到海边,风平浪静,一派祥和的景象,感觉到非常惬意,心胸也是非常开阔。我们一起走到了海滩。看到平静的大海,一望无际,无比的适意。可是,在谈笑间,在留影间,在猝不及防之际,瞬间遭遇到了这个海滩上的特产——疯狗浪。海滩上的全团人员以及陪同的当地主人,都受到了被海浪拍在沙滩上的打击。每人的受伤和损失的大小程度不同,但遇到海难是共同的——全身湿漉漉的,并伴随着海水的咸味。庆幸的是,“疯狗”没有来第二次,如果有第二次的袭击,那就不堪设想。当地的一位县长就是在这里被疯狗浪卷走而魂归大海。

陈履生:送别小可

陈履生:送别小可

陈履生:送别小可

拎着鞋,赤着脚,一片狼狈景象。行前的兴致全无,我们彼此都成了落水者,都尝到了瞬间成为落水者的味道。当我们走到了岸边,这时候才发现小可从远处走来。他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何置身事外?他是全团中唯一的幸免者。

我相信他是有福之人,生在李可染先生家,长在大雅宝。从小耳濡目染,有爱,有专业,尽管也有名人之后的压力。小可非常的温和,也很随和,他不愿意冒尖,有自己的想法,不愿意随大流。当他看到海景应该也是有同样的激动,却没跟大家一起同行走到海滩上。他告诉我们,他看到岸边远处有一棵很好看的树,就去那里拍树了。他喜欢摄影,不仅是一种爱好,也是他发现美、表现美的一种方式。因为拍树,他无意中躲过了一劫。

当我们全身湿漉漉的时候,只有小可一人正常的像观光客一样,而我的尼康D3则毁于海水的侵蚀。面对大海,我们万般无奈,只能回到酒店去换衣服。但对于多数人来说,如果出行时间不长的话,通常只有一双鞋。而接下来的参访,只能穿着酒店里的拖鞋,再接下来就是赶快去买鞋。非常狼狈。每每想到此事,一直认为小可不同一般,上天安排他躲过一劫,这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福气。

多年来与小可的互动较多,来往也算密切。他给予我的是一个兄长的感觉。实际上感觉我们岁数的差距不大,却从来没有算过。今天一算,他生于1944年,长我一轮;都属猴。因为他个子小,和蔼可亲,这么多年,我没有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一轮的年龄差距。

在我的思想中,可染先生活到82岁,邹佩珠先生高寿95岁,以他的福分,活到超过或接近父母则很正常。没想到他走得这么突然,走的这么早,让我和他的亲人、朋友们都感到非常的意外。老天就是这么不公,你既然让小可躲过了疯狗浪,为何又那么吝啬不让他多活几年?让他长寿很重要,因为现在到了他创作的高峰期,这是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而达到的境界,不能戛然而止啊。

无奈,无法,只能说:小可兄走好!

陈履生:送别小可

陈履生:送别小可

陈履生:送别小可

陈履生:送别小可

2021年4月26日于八宝山送别小可之后

全团因为落水者都属花莲疯狗大海先生陈履生海滩七星潭小可兄贤达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